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二) - 堂堂动态

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二)

2022-02-16 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 1069

3


中国中央电视台财经中心证券资讯组主编汤鹤松记者和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吴育堂所长的采访对话:

[编者按]采访对话精选 


:  我跟你讲,你现在撞上了这个、那个全国现在这个中共中央、国务院去年出台的文件,要严厉查处打击证券市场犯罪行为,你去百度一下咯,现在的话,这些东西都是空前的严,那是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出的文,现在,哪个处罚不严啊?

:  处罚,你也要公平公正的,是吧,你这个东西也要从这个实际情况出发,是吧?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这是我们依法治国,是这样搞的吧,对不对。

汤:那就是因为你在网上发的那个什么万言书啊,你搞得他们很恼火呀。

吴:万言书也是真实的去反映行业的心声,也反映我们自己的心声,你不可能这个公报私仇啊,你借这个行政部门的公权力来打压一个小会计师事务所,有必要吗?

汤:不是打击报复,你那个万言书的话,本来就是影响人家的这个调查的正常进行,知道吧。

吴:你悄悄去调查就行了嘛,你不可能搞一个新闻发布会,对不对,给我那么大的一个影响,我反映一下也是正常的嘛?我也是就提点建议和意见嘛。

汤:他那个调查都是要公告的呀,立案了都是要公告的呀,都是要对外公布的呀。

吴:我写的那些东西,也没有对他们怎么样吧,对不对?大家反映事实、反映一些这个行业的心声,对吧,也就是这样而已嘛,也没有说我针对什么东西嘛,就是反映下自己的一种想法。

汤:你这样,你去问下全国的会计师协会,听听他们的建议比较好。

汤:独董一年就拿康美10来万块钱,这次要罚的话罚三个多亿,他们谁哪个独董那个敢出来反抗吗?最后的结果是很多独董赶快辞职,连刘纪鹏《证券法》的起草者都赶紧辞职,是不是?谁那4个独董被罚的那么重,他5个独董有4个是大学教授吗?连带他一年拿的话就10来万块钱,有的就7万、有的8万,然后这次一累计连带责任,罚了三个多亿,你看他哪个出来跳出来喊冤啊,写万言书啊?

汤:你要明白现在的大形势,你看一下党中央、国务院的一些文件。

吴:党中央、国务院,也希望依法治国、一碗水端平,实现公平公正,对不对?这个是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是不是啊?对不对?你这个证监会也好,哪里也好,你不能去违背三公原则啊,对不对?你处理事情你要公平公正,要公平公正服人。

汤:你说这么多,我都听了,嗯,总而言之,我还是那句话,你跟党中央、国务院作对,你跟证监会作对,你最后反正吃亏的是你自己。

吴:我在思想上、组织上、行动上我都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我也是个党员,我自己政治觉悟是有的,我不会跟党中央、跟哪里作对,但是,我希望党和国家要爱护我们的每一个人民,我们也是普通老百姓,不能说,证监会如果说他利用它的公权力,对我一棒子打死,是不是啊?这样是不公平、不公正的,对不对?我们是尽心敬业几十年如一日,在这个行业里面兢兢业业工作的,如果一棒子打死,也违背我们党的初衷,对不对?


录音文件: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OoUD2wxQW496M825LyUoSw?pwd=9995

提取码:9995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JtWkAvwhsPoMpNRhgQzvPw?pwd=9996

提取码:9996



采访连载



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实录(一)


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实录(二)


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实录(三)




(五)2021年11月23日下午堂堂办公室(内容待续)

                                                                                                                           


15


(六)2021年11月28日


吴:你要看工商登记的,工商登记要有个什么租赁合同,起码要有房屋代码他才能给你登记的,对不对,工商局啊,那他也要以他工商登记的地址为准,不能在哪里道听途说了,他在网上哪里道听途说一个单位地址就去查,对不对?那人家那个比如说他叫阳云科技也好,什么科技也好,那他经过工商登记,工商登记的地址怎么来的呢?


汤:我就是照着他那工商登记的地址去的呀。


吴:那工商登记为什么登记了?是吧?


汤:那他把工商局骗了嘛。


吴:那工商局不会受骗的,要给个工商登记的一个租赁合同,对吧,要上传,还有工商登记了一个号码,你房屋的房间号,就像身份证一样的,他有个号的,没有那个号,工商局那里查不了这个号,他就不给你登记的,你是提交不了资料的,是吧,还要还要....


汤:你那ST新亿去把官司打赢了你才翻身,ST新亿官司打不赢你翻不了身,我给你讲。


吴:这个他翻不翻身我也没关系,我是会计师事务所,我是审计责任,是吧,这个东西你不能说,你证监会你说的不是收入就不是收入,这个东西讲我们是假的,我们已经保留意见,7千多万我们保留意见啦,是不是?不是说没有保留意见啊,我们对其他应收款的保留,对应收款的保留,就是对收入的保留,对不对?那就是那一笔钱,怎么没保留呢,保留了你还要给我往死里打。


汤:好了,那你听不听劝是你的事情了,我已经尽到我作为一个一面之缘的人,我要劝的已经劝完了。


 吴: 没有,这个东西就说,你要告诉证监会,不能把会计师事务所、把我们这个小所一棒子打死,这个如果说处理这样不公,对吧,你看他的处罚,可能弄不好你也看到了,是不是?他的处罚是前所未有的严厉、严重,对不对?我这么个小小所,做了个小小业务,才几百万的收入,你说假,假也没有没有这个康得新、康美药业这些大嘛,它的金额,对吧,他这么小的金额,你就给我多少倍的罚款,给我所有都是封顶的处罚,这就叫做资本市场的三公原则吗?公平、公正吗?这是严重的不公平、不公正。


汤:康美那个独董一年拿个十几万,一罚,累计罚三个多亿连带责任。


吴:你觉得合理吗?不合理吧,这些法官都他们睡觉去了,对不对?这也是不合理的,证监会、上交所、深交所这些监管部门,康得新、康美药业造假几年,这么多上市公司连续几年造假,他们没有责任吗?为什么不刀刃向内啊?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为什么不追究这些证监会各级、各级部门的责任了,他们应该把整个这个行业通通整顿一下,对不对?追究一下他们的责任,他们检查会计师事务所还升官发财,是吧,还可以升官、领奖励,他们的责任谁来追究啊?


汤:那个康美的那个会计师事务所责任没有追究吗?


吴:那个广东证监局,那些追究了没有?交易所的追究了没有?是吧?没有追究吧?他们都把责任推到会计师事务所头上,会计师事务所当背锅侠、做替罪羊?是不是啊?


汤:马兴田我也认识,马兴田现在的话,那个你看他现在还反抗吗?


吴:把这个责任得分清楚,监管的责任是监管责任,会计师事务所的责任是会计师事务所的责任,公司的责任是公司的责任。


:马兴田如果是态度不好的话,他就是无期徒刑,马兴田因为他主动申请退市,所以给他判了个12年,马兴田如果是说,他如果是那个态度不好的话,肯定不止12年,他就是因为主动申请退市,然后主动的去还债,主动的配合调查,才给他12年。


吴:这些我不知道,我的意思就是,你们作为新闻媒体也好,作为证监会也好,做事情要公平公正,不能说这个本来就很那个的事情,搞得那么不公平、不公正,这肯定是社会会反响的,对不对?你凭什么处罚我10年啊?凭什么处罚我6倍啊?中国的证券历史上有6倍的处罚吗?


汤:顶格嘛


吴:顶格处罚,把我们堂堂所顶格处罚,我们犯了多大的罪啊?多大的事啊?这个明显就不公平、不公正,是吧,你作为证监会,你是资本市场的最后一道防线,你是公平、公正的代表,为什么就不公平公正,是吧?你要被整个注册会计师行业给强烈谴责的,我反正是,如果说处理不公,我是强烈不满、坚决反对。


汤:你去看一下獐子岛现在的那个董事长是什么下场,你去参照一下啊。


吴:我参照是参照,你是新闻媒体呀,中央的媒体啊,对吧,你这个一定要公平公正啊,任何事情处理要公平公正才能服人,是不是啊?对不对,我们多大一点事啊,对不对?我们有多大一点事,你写的那些东西、他写的东西,也都不是站得住脚的,对不对?我们的那个协议,我们签了补充协议,我们是有前提条件的,他满足了消除无法表示意见的事项之后才是保留意见,对不对?我们也是要他们全力的支持我们的审计工作,这样才发表意见的,对吧,我们自始至终是保持独立性的,我跟你说,是不是?没有说不保持独立性,至于注册会计师,也不是圣人,也有做错的,做错就不能改吗?是不是?他专业判断有错,那就允许改嘛,对不对?不能一棒子打死嘛?


汤:我最后劝你一句,你如果是跟证监会做斗争的话,最后他会把你移交到公安的。


吴:移交公安,反正这个要公平公正,是吧,不能说是这个人家怎么样,人家反映一点,提点不同意见,就把人家往死里整啊。


汤:我劝你劝完了。


吴:这个我理解你,我希望.....


微信图片_20220128105910


(七)2021年11月28日


汤:喂!


吴:喂,汤总,他们对我们处罚,你也看到我们的那个东西了,是吧?他们给你看了,是吧。


汤:没有啊,我是听说的而已。


吴:您听谁说的啊?


:那你说我说的这个东西是不是真的嘛?


吴:反正对我们,他们想处罚,处罚比较重,是吧,是空前的,在这个行业里面是最高的处罚了。


:我跟你讲,你现在撞上了这个、那个全国现在这个中共中央、国务院去年出台的文件,要严厉查处打击证券市场犯罪行为,你去百度一下咯,现在的话,这些东西都是空前的严,那是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出的文,现在,哪个处罚不严啊?


:处罚,你也要也要公平公正的,是吧,你这个东西也要从这个实际情况出发,是吧?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这是我们依法治国,是这样搞的吧,对不对。


汤:它是顶格,是不是,他并没有说那个超出那个范围之外。


吴:超出范围之外,那个以前的事务所,这样大的事情没有顶格,为什么我们顶格?我们这么小小的一个事务所,这么小小的事情。


汤:那就是因为你在网上发的那个什么万言书啊,你搞得他们很恼火呀。


吴:万言书也是真实的去反映行业的心声,也反映我们自己的心声,你不可能这个公报私仇啊,你借这个行政部门的公权力来打压一个小会计师事务所,有必要吗?


汤:他以前跟你有私仇吗?


吴:你看他对我的万言书这么恼火,就对我下这么重的手,也不应该嘛,对吧。


汤:不是,他以前跟你,那些人跟你有私仇吗?他认识你吗?


吴:没有私仇啊,那你现在说,我因为写了个万言书就对我就这么打击报复,不是这样吗?


汤:不是打击报复,你那个万言书的话,本来就是影响人家的这个调查的正常进行,知道吧。


吴:你悄悄去调查就行了嘛,你不可能搞一个新闻发布会,对不对,给我那么大的一个影响,我反映一下也是正常的嘛?我也是就提点建议和意见嘛。


汤:他那个调查都是要公告的呀,立案了都是要公告的呀,都是要对外公布的呀。


吴:我写的那些东西,也没有对他们怎么样吧,对不对?大家反映事实、反映一些这个行业的心声,对吧,也就是这样而已嘛,也没有说我针对什么东西嘛,就是反映下自己的一种想法。


汤:你这样,你去问下全国的会计师协会,听听他们的建议比较好。


吴:这协会的话,我肯定也听,也跟他们也交流过,是吧。


汤:你问一下全国会计协会秘书长或者是会长,你就一路过程全部复盘跟他讲一遍,然后听听他对你的建议。


吴:那得有机会跟他们见面呢,那他们要怎么样,你证监会要怎么样,他们也没办法,是吧。


汤:反正我对你的建议,就是你不要跟政府对着干,对着干的话呢,最后的话只能是让你自己更加的吃亏,知道吧。


;我没有想过跟政府对着干,我都是去遵守政府的法律法规,按政府的要求去办事,也希望政府能够不断的去这个改进他们监管的这个东西,是吧,让资本市场也好,让我们会计师事务所这个行业也好,变得更健康发展,是不是啊?我没有想到跟政府作对的,我都是去严格、按道理是要去严格遵守这个法律法规去办事的,对不对?但是对不公的事情,特别是对自己不公的事情,我反映一下,这个也很正常,对不对?是不是啊?


汤:反正ST新亿,肯定那个财务是有问题的,是不合格的。


吴:有是有一点,是吧,肯定是哪个公司都有,对不对,但是也没有必要这个无限上纲啊,把我们那么整的,我会计事务所比上市公司罚的还重,对不对?是不是啊?


汤:你说那个董秘呀,你这几天没看新闻吗?


吴:哪个董秘?


汤:独董一年就拿康美10来万块钱,这次要罚的话罚三个多亿,他们谁哪个独董那个敢出来反抗吗?最后的结果是很多独董赶快辞职,连刘纪鹏《证券法》的起草者都赶紧辞职,是不是?谁那4个独董被罚的那么重,他5个独董有4个是大学教授吗?连带他一年拿的话就10来万块钱,有的就7万、有的8万,然后这次一累计连带责任,罚了三个多亿,你看他哪个出来跳出来喊冤啊,写万言书啊?


:没有,这个他们是喊不了冤,他就辞职咯,是吧。


汤:被罚的人,他不存在辞职、不辞职的问题了,那个就是要接受处罚,我是说其他的、还没有被调查的、其他的那个一看到这个处罚这么严重,然后他们就纷纷辞职,你就现在百度一下独董辞职潮。


吴:我知道啊,有几十家上市公司的都辞了,二三十家可能有三四十家。


汤:为什么辞职呢?


吴:那你说这样这样罚对我们的独董制度,我们那时候还是这个朱镕基总理引进的制度,是吧,那对这个制度不是一个很讽刺的东西吗?那还要不要引进独董,我们上市公司,大家都辞职了,我们上市公司如果董事会缺人了,上市公司还符不符合这个上市的条件啊,那是不是,上市公司通通的退市啊?


汤:我现在不跟你讨论别的,就是说这个被罚了三个多亿的,这几个独董,都没有在媒体上写什么万言书,你,你还来这个说这个独董制度合理、不合理,那最应该说的是他们啊,那他们为什么不说呢?你要想想这个问题啊。


吴:我是作为一个行业的从业者。


汤:那他们作为当事人,他们自己都不通过媒体来写什么万言书来喊冤、来呼吁,那你作为一个旁观者,你是吧,又没罚你几个亿、三个多亿,那你说你还为他们喊冤,你觉得这个逻辑成立吗?


吴:我没有为他们喊冤,但是我觉得这东西对他们,他们也不是很了解上市公司的事情,对不对?给他们罚这么重,所以你罚也是白罚,你罚了三个亿他能赔得起吗?对不对?他的资产也就最多就300万或3000万,是不是啊?三个亿不是等于白罚,是不是?


汤:表明是一种态度嘛,一种严监管的态度。


吴:但是这个罚,对中国上市公司的这个独立董事制度,是一个怎么样的摧毁呀,就是个摧毁,对不对?大家都辞职不干了,是不是啊?那你还要不要这个制度,要不要独董?


汤:那勤勉的呀,负责任的呀,他会干啊。


: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辞职呢?


汤:那他担心那个上市公司有问题啊,他怕被连带被罚呀,所以他赶紧辞啊。


:那就是啊,个个都辞,我们这个独董制度还要不?上市公司还要不要独董?


汤:那样独董制度会更好呀,那些个不负责任的、有问题的上市公司,它就自然被淘汰了呀,然后留下都是那个多数问题比较小的呀,有问题的他就主动赶紧辞啊,不然的话到时候也会被罚呀,要留下来的没有辞的,他就是觉得这个没问题啊,那不就好了嘛。


吴:这东西也不一定,有好的公司,独董也辞,是吧,不分好坏,你那辞职的上市公司都有问题吗?是不是啊,他们都觉得那上市公司辞了,那三四十家公司都有问题吗?不一定吧,那不是也有强烈谴责什么独董的,辞职了,是不是啊,严正声明也有啊。


汤:好了,反正你这个价值观一下子改变不过来,我跟你说你也听不进,反正我劝也劝完了,你至于你能不能听得进的话呢,这个也不是我要操心的事儿。


吴:我们也是探讨,你也是跟我们探讨,发表个人的意见嘛,是吧,这个东西就是说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嘛,是吧?


汤:反正我就是这么劝你一句,你听,那就听了,对你有好处,你认为没有好处,不听,那你就继续你原来的,反正那也不是,我跟你也没什么亲戚,不是什么朋友,是吧,你听不进去,那我也没办法。


吴:但是我希望他们要公平公正的处理这个事情,是吧,不要对我们这么个小所刚刚接一个业务,第1次、第1个吃螃蟹的,就非要整死人吗?这样还不整死人啊,这个你又说要欢迎这个中小所来参加啊,一方面人家一参加就把人家一棒子打死,你《证券法》这个备案制,你证监会说欢迎中小所参与,犯一点错误,一点都不能犯吗?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是吧?何况注册会计师,我们又不是圣贤,有的专业判断上,可能也有失误的时候。


汤:那你犯了错、失了误你还叫板,你还跟证监会写万言书,那你就不应该了嘛。


吴:我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我错在哪里,那时候我真的不知道错在哪里?我觉得我现在我错在哪里? 错的程度怎么样?是吧?我们有时是专业判断的问题,对不对?并不是说我故意去犯这个错,我有意去犯那样的错,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事,我们写个东西也是一个反映,也希望领导、各个方面能够听取我们的一些不同的意见,是吧,也都是为了这个资本市场好,为这个社会能够进步,提点意见给点建议,我认为也是很正常的,是吧,没有必要把提不同意见的人就一棒子打死。


汤:反正我是好心劝你了,反正你听不进去的话就算了吧。


吴:汤总是哪里人?湖南的是吧?


: 我是哪里人,反正你也没想把我当朋友,我说的你也听不进。


吴:没有,我当你朋友,真的当你是朋友。


汤:你听不进我的劝,我说我是湖南的、湖北的都没什么必要了。


吴:没有,你看他们这样处罚我,你觉得公平不?公正不?是不是啊?


汤:你要明白现在的大形势,你看一下党中央、国务院的一些文件。


吴:党中央、国务院,也希望依法治国、一碗水端平,实现公平公正,对不对?这个是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是不是啊?对不对?你这个证监会也好,哪里也好,你不能去违背三公原则啊,对不对?你处理事情你要公平公正,要公平公正服人。


汤:反正你处罚完了以后,你再跟他打官司,打赢了的话,那你就赢了,打不赢的话那你就自己认了吧。


吴:那这个东西,就是该维护自己权利的时候要维护自己的权利。


:反正我看了那些跟证监会打官司的,据我所知没几个打赢的,多数最后都还是打输了的,你看那个獐子岛,獐子岛我们曝他光了,他最后他也打官司啊,北京那个哪个区的法院也立案了,也开庭审理了呀,那最后不还是判证监会赢了吗,不还是獐子岛输了吗。


吴:跟证监会打官司,是9输一赢都不得了啦,九十九点几这个都是输的,对不对?因为政府嘛?对不对?那这个东西你能告得赢证监会吗?想都不用想,是不是啊?对不对?但是你证监会要公平公正的处理,大家是看在心里面的,是吧,全国的注册会计师是看在心里面的,你如果是作为资本市场的三公原则的维护者,你都不公平公正的,对一个小所这么严厉处罚,谁会服你啊,这个行业不服、也看不起你证监会的公平公正,都是假的,对不对?


汤:所以,我就建议你去问问全国会计师事务所那个秘书长吧,听听他对你的建议嘛。


吴:那是啊,有机会我是可以去跟他们听听他们建议,是吧。


汤:怎么有机会?你可以创造机会啊,你主动去找他们呀,你把这些事情跟他讲,然后你看他给你什么建议啊。


:我们也都是独立、客观、公正的,是吧,他给我建议,我可以听,是吧,就像我们的独立判断一样,注册会计师发表什么意见也好,自己有自己的意见,是吧,听了,合理的、怎么样的,我们也接受,不合理的、严重侵犯了我权益的,我可能也有自己的想法,对不对?那肯定是这样的,只有最后一刻的时候才决定这个事情,对不对?


汤:好咯!好咯!好咯!


吴:这个我也听取你作为朋友对我的一个很好的建议,当然这个东西,也希望你作为这个政府媒体、中央的媒体也好、政府的媒体也好,是吧,我希望证监会在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一定要公平公正,对不对?你如果作为政府的形象代言人,你证监会是代表资本市场的公平、公正、公开,是吧,如果你自己都做的不公平、不公正的话,如果这样的话,是不是啊,这个整个注册会计师行业、整个社会都会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对吧,自己打自己的脸,你说是不是?


汤:你说这么多,我都听了,嗯,总而言之,我还是那句话,你跟党中央、国务院作对,你跟证监会作对,你最后反正吃亏的是你自己。


吴:我在思想上、组织上、行动上我都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我也是个党员,我自己政治觉悟是有的,我不会跟党中央、跟哪里作对,但是,我希望党和国家要爱护我们的每一个人民,我们也是普通老百姓,不能说,证监会如果说他利用它的公权力,对我一棒子打死,是不是啊?这样是不公平、不公正的,对不对?我们是尽心敬业几十年如一日,在这个行业里面兢兢业业工作的,如果一棒子打死,也违背我们党的初衷,对不对?


汤:那很简单嘛,到时候你认为它不公的话,你就跟他打官司嘛,你认为他不公你就跟他打官司嘛,这是一种出路;还有一个出路,你就跟他好好说明情况,两种出路,你都可以选择。


吴:那是这样的,好好跟他说明情况,实在不得已,那要打官司也要打官司,对不对,那是这样的,是吧。


汤:那你就好好跟他沟通,好好跟他说明情况,这是一条路,第2条路,你就跟他死磕到底,反正他罚你就跟他打官司,一路打到底。


吴:你罚我我也没钱交,对不对,那有多少意义?你罚那些独立董事、罚三个亿,他也没钱交,有意义没有?没有意义,只会摧毁人家的信心、行业的信心,摧毁独立董事的信心、对资本市场的信心,是不是啊?一点没意义的事情少做一点,是不是啊,有多大意义?康得新退市,康美药业又不退市,是不是,公平吗?也不一定公平,对不对?他们这些连续几年造假,这么多上市公司造假,连续几年造假,证监会那些都没有责任吗? 各级地方证监局都没有责任吗?他们的责任在哪里?你处罚事务所、自己为什么不处罚一下自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为什么不处罚他们?也要承担责任,给股民造成这么大的损失,是不是啊?也应该承担责任,履职尽责,我们是勤勉尽责,他们履职尽责了没有,也没有啊,对不对?这么多造假他们没有发现,总是找会计师事务所来背锅,是不是?


汤:你这些话之前已经说过了,我也听了,我们不再说了,好吧。


吴:这个我还要继续说,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要继续说,我不会保持沉默,但是我希望政府也好、政府部门也好,要公平公正的处理问题。


汤:好咯 好咯 好 好


吴:谢谢您汤总!谢谢您!



要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实录(三)





wutangmingpian